2020年的到来给中国、日本和世界各国都带来了希望。

日本自然是期待着东京奥运会。

我的孩子刚好一岁半,活蹦乱跳,蛮不讲理的。

我的体力和精力都没能让我好好迎接农历年。

住在日本,如果我不张罗自然就没人给我过年了。

也就那会儿吧,刚好有位朋友跟我聊起过几个月去中国出差的事情。

我很羡慕她,原本我也想跟她一起做那个项目,不巧的是我早就有出国度假的打算。

难过还没来得及呢,过几天却得知项目被取消了。

疫情就这样慢慢的出现在日本口译界。

从这个时候日企开始取消赴中出差的计划。

选择这么做的一定不仅是日企这么简单,西方国家取消赴中磋商一定深深的打击了中国的口译界。

 

2月初的东京没有每年那么寒冷,反而阳光充足。

疫情终于也直接影响到我了。意外的是被取消的既然是日英会议。

这就意味着西方人正在取消赴日计划。

日美、日欧之间的业务既然也被疫情影响了。

跟中国一样,英文项目代表整个业界。

 

口译界除了日企赴中和外企赴日的跨国项目之外,还有一些是日本本土举办的国际会议。

这时候又有朋友告诉我,某证券公司取消了3月的国际会议。

他们一定是担心外宾缺席的局面。

就算不缺席,万一染上病毒,他们担不起这责任。

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思路吧。

 

疫情就这样蔓延到还没开始的3月了。

今年的日子可真快。

没到情人节,白色情人节就先被放鸽子了,前所未闻呀。

今年的日子可真慢。

一天天自由自在的,难得能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儿而不是该做的事儿。